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:林斯谚解谜推理四则运算

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:林斯谚解谜推理四则运算

Photo from Wikipedia

掐指一算,差不多又该是绕回来介绍台湾作品的时间了。今年八月,美国《艾勒里.昆恩推理杂誌》(EQMM, Ellery Queen Mystery Magazine)刊载了林斯谚的短篇作品〈羽球场的亡灵〉(注意!不是贝○街的亡灵),可说是下半年本土推理的一大新闻。打铁趁热,本週的主角就决定是收录原版〈羽球场的亡灵〉,林斯谚的短篇推理小说集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。

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共收录四则短篇,分别是〈雾影庄杀人事件〉、〈羽球场的亡灵〉、〈向日葵輓歌〉与〈雾林村的惨剧〉,都是道地的本格推理,在其中担任侦探角色的是哲学系助理教授林若平。于本书中,我们可见到林若平成为名侦探的轨迹,这也表示现实世界的物理时间在这个平行世界里是适用的──他没有冻龄,会跟着时间衰老,伴随登场次数的累积,角色的生命史愈显立体。

同名短篇〈雾影庄杀人事件〉为典型「暴风雨山庄」作品,通过推理测验的林若平等人,受邀造访知名推理作家江川的宅邸,怎料隔日发现宅邸主人陈尸于书房之内,更糟糕的是,狂风暴雨将这群人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。在道路抢通之前,他们只能靠自己找出兇手。

指向真相的线索,是尸体手上握着的纸条,但这是江川真实的死前留言(dying message),还是兇手的故布疑阵。众「侦探」们开始展开各自的推理,但事情未见澄清,反而陷入更为深层的疑云之中。就在此时,第二名死者出现了……

受限于篇幅,本作除林若平,其余登场角色皆略嫌扁平,但在诡计铺陈、情节转折颇为可观,对于事件结局的安排让人激赏,值得一看的短篇暴风雨山庄例作。

〈羽球场的亡灵〉发生在〈雾影庄杀人事件〉的一年后,这回林若平摇身一变成了安乐椅神探,未出家门半步,不曾亲临现场,仅凭承办警官张组长的描述,就解决一宗发生在太平洋师範学院体育馆的离奇密室杀人事件。

是日,语教系三年级的江唯馨,被发现陈尸于羽球场,诡异的是,尸体让羽球排成的三角形围绕起来。根据前晚在体育馆练习的羽球队员的证词,在晚间十点闭馆,整栋建筑成为密室之前,羽球场上并无任何异状,地面上若有「异物」不可能没人发现。

在此不可能的状况下,有犯罪施行可能性的只有管理员许誌铭一人,而他与江唯馨之间的感情纠葛,更是加重了他的嫌疑。然而,在后者的尸体被发现后不久,他也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儘管身上带有一纸遗书,但老练的张组长认为事有磎跷,因此找上了林若平,希望这位智破雾影庄案件的名侦探,能够再次找出事件背后的真相。

〈羽球场的亡灵〉对我而言,是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四则短篇中最为精彩动人的一章。有着大胆不失缜密的诡计布局,整个推理过程严谨且符合逻辑,公平性毋庸置疑,实属解谜推理短篇的上乘。解答之后,那段只有读者见到/听到的侦探独白,更是让人拍案叫绝,在最后为故事增添了深沈的韵味,而不单单仅是游戏之作。

太平洋师範学院彷彿招惹了死神,羽球场事件刚落幕没多久,校园内又再添一缕亡魂。社教系三年级吴颖淳,被发现陈尸在通识大楼的某间空教室,致命伤是从背部刺入与地面平行的一刀。嫌疑者众,但真正的兇手只有一名!

〈向日葵輓歌〉是则很福尔摩斯味的短篇,犯罪现场的物理轨迹,是抵达真相的主要依据。谜题平实而不浮夸,同样给予读者与侦探林若平公平竞争的机会。线索之间环环相扣,过程扎实而不啰唆,是表现杰出的短篇推理小品。终末的感性转折,再次为冷冰冰的机械式推理注入了温暖的人性,儘管在这则故事是如此地哀伤,如此地不胜唏嘘。

推理小说里的侦探总是很忙碌,特别是在成名之后,案子总会自动地靠过来。有别于前三则,以林若平第一人视点配合作者的全称视角讲述故事,在〈雾林村的惨剧〉一篇,则是从嫌疑犯折原的角度开展叙事,而我们的哲学侦探只是刚好在这个时间点造访雾林村的一名过客,不过,最后解决事件的人当然还是他。

返乡的折原为了青梅竹马的爱人绫羽,愤怒地找上了罗韦,在后者家中他狠狠给了对方一拳。然而,隔天一早,罗韦被发现倒卧在厨房内一动也不动,显然气绝已久。死因是脑挫伤,可能源于头部遭受钝器重击。除了罗家年迈的老母,被人目击在死亡时间前不久进入命案现场,且坦承与死者发生肢体冲突的折原,很自然地成为警方锁定的头号嫌疑者。

如果我们相信折原的叙述,除了脸上的那一拳,再无其他攻击行为,那幺究竟是谁杀害了罗韦?死亡时间的推定与折原被目击的时间点,是本篇谜团的关键所在。林若平会如何从现场遗留下来的物理痕迹,推导出最后的解答呢?

本作突出之处在于结局的意外性,单就这点可说是四则之最,但如同前面收录的三则,作者同样给予读者充分的线索,没有为了意外性而牺牲公平性,差别只在于读者可能要稍微跳脱传统解谜推理的理性框架,给予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一些空间,找到那乍看之下不可能的可能。

大抵上,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在解谜部份的表现相当优秀,是极佳的本格推理短篇演示,结合众多经典推理小说元素,当中亦不乏创意独具的诡计设定──〈网球场的亡灵〉最具代表性。不过,它也并非全无缺点。除了前述角色扁平的问题外,在地性的阙漏恐怕是最大的遗憾。四则短篇原则上都可能发生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处,即使是明示以花莲为蓝本的第二、第三则亦复如此,如能增添点在地声腔,强化地方特色,不仅在诡计,同时在故事架构上跳脱译写欧美古典推理的影子,提昇整体鉴别度会更好。

整体而言,读完林斯谚《雾影庄杀人事件》,见到其它已出版的作品所显露的一些创作构思,让人颇为期待林若平探案系列在未来的发展,特别是他在访谈中所提到将「哲学推理」类型化的尝试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